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以印制印”,对付印度,我们手握一绝世王牌

印度,一个貌合神离的国家。

1975年4月23日,印度议会正式通过决议“接纳”锡金,从此这个弹丸小国成为印度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也意味着经过长达25年的步步为营,印度终于实现了国土的进一步“增生”。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第三世界民族独立早已蔚然成风,印度对锡金的生吞活剥毫无疑问是对国际秩序的野蛮挑衅。但印度之所以如此顶着国际压力“不改初心”,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锡金虽小,却几乎影响了西里古里走廊的命运。

虽然在一马平川的恒河平原,西里古里走廊作为政治区划上的瓶颈,根本不是开伯尔山口这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但问题是虽然借助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煽风点火推动西里古里走廊南侧的孟加拉国自力更生,对孟加拉国可谓有着救命之恩,但问题是亲印的孟加拉领袖谢赫·穆吉布·拉赫曼很快成为枪下亡魂,政变上台的齐亚·拉赫曼带领孟加拉国高举反印大旗,争当“打印”先锋,将“双面打印”直接提升为“3D打印”的水准。

因此为了防止西里古里走廊被南北方的势力轻易切断,印度必须主动出击,比如吞并锡金,控制不丹,压制尼泊尔,包围孟加拉,可谓多管齐下、劳心费力。

而西里古里走廊之所以让印度如此牵肠挂肚,根本原因在于从这条宽仅20多公里的走廊复行数十里,豁然开朗,就来到了东北六邦地区。可以说东北六邦之所以是印度的本土而不是飞地,根本原因就在于西里古里走廊的东西联系。

而印度之所以对东北六邦如此重视,根本原因在于印度从未重视过这个地区。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