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拉登死不瞑目,出卖他的竟是这东西,致命的疏忽

这种观点把国家与宗教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单一的、包罗万有的神学体系。本·拉登和哈利法深受这些教授的吸引,因为他们的思想显得比沙特学者更为开放,还愿意借一些书给学生看,例如库特卜的《里程碑》和《在〈古兰经〉的庇荫下》,这些书将改变他们的一生。

殉教者库特卜的弟弟穆罕默德·库特卜每周都会到学校来上课。虽然本·拉登从来没有正式上过库特卜的课,但常会去听他的公开讲座。库特卜非常受学生欢迎。他们发现,这位老师虽说曾在纳赛尔的监狱里苦受折磨,却仍然保持着沉着的气度。

当时,穆罕默德·库特卜正在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兄长的声誉——现代伊斯兰主义者对这位殉教者提出了抨击。他们认为,《里程碑》一书让一群新生的、更为暴力的激进分子有了权力。

尤其是在埃及,这些人用赛义德·库特卜的著作来为自己的行为开脱,去攻击一切被他们视为离经叛道者的人,甚至包括其他穆斯林在内。在库特卜的批评者之中,时任穆斯林兄弟会最高指导的哈桑·胡达比居于首位。

他出版了自己在监狱中写的书《传教者,而非审判者》,以此驳斥库特卜唆使动乱的言论。胡达比的神学观念要正统得多,他认为任何一个穆斯林都不能否定另一个穆斯林的信仰,只要他能用简单的一句话证明自己的信念:“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