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一农民因暴富被举报,竟是谋害粟裕爱将的凶手

中年男人一听不是赌博的事,立即放轻松了不少,他笑呵呵地回答道:“我是,我是范起洪,同志,你们今天来是……”在确认中年男人就是范起洪之后,公安同志们并没有与范起洪啰嗦,直接上前将范起洪控制住,并给他戴上了一副冰冷的手铐。范起洪被吓坏了,他乱叫道:“同志,这是干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挣扎间,公安同志们就把范起洪押出了屋子。带头的公安同志厉声说道:“范起洪,我们找你是别的事情,请你配合我们调查,跟我们到公安局走一趟!”公安同志的这句话,是对范起洪说的,也是对刚才开门的那个农妇,也就是范起洪的老婆说的。听到这句话,范起洪老实多了,他的老婆也不出声了。

在出门之际,范起洪意味深长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好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在来到公安局的路上,范起洪浑身冒冷汗,顾左右而言他地问公安同志:“同志,我一定好好配合你们调查,不过请问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过,任凭范起洪如何问,公安同志们都没有答话,这让范起洪更加心虚。

很快,来到公安局审讯室。负责审讯的公安同志手上拿着一大摞材料,一脸严肃地问道:“范起洪,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次让你来不为别的事,就想了解了解两年前,有没有一个外地人来到你家?这个人后来去哪了?你要老老实实交代!”

“两年前”、“外地人”,听到这两个指向性很强的信息,范起洪一下子愣住了。范起洪低下头,两只眼睛滴流乱转,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回答道:“同志,我认真想了一下,实在想不起来了,好像没有外地人到过我家!”公安同志不置可否,继续问道:“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和情况,两年前你家一贫如洗,怎么现在突然有钱了,你是怎么一夜暴富的?”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