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史海钩沉 > 正文

刘青山遗孀:一想起青山就掉眼泪 可我不敢哭

核心提示:范勇说,我一想起青山,就想起那双热辣辣的眼睛。那双眼睛啊,我怎么也忘不了。多少年了,不知道梦见多少次了。一睁开眼,那双眼睛就不见了,我就流泪了。可我不敢哭出声来呀。

刘青山妻子范勇

1991年6月初,一位朋友和我谈起了1951年的“三反”运动,自然涉及到其中极为轰动的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被处以死刑事件。朋友走后,我心久久不能平静,刘、张事件过去40年了,他们的亲属如今怎样了?他们又是如何看待刘、张被处以死刑一事呢?我隐约感到,如能采访到刘、张家属,无论他们对这一事件诉说的内容与史实记载是否有出入,无论因其身份角度所谈的感受与社会通常认知是否一致,都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所以我动了采访刘、张家属的念头。

6月17日,经过多方打听,我在石家庄市找到了曾为刘青山结发妻子的范勇。

范勇当时已年届花甲,头发有些灰白,脸上布满了细碎的皱褶,身材略略发胖,但这一切仍遮不住她曾有过的年轻俊俏。她拿出当年的全家照让我看,刘青山威武英俊,范勇文静秀气,而两个儿子(老三还在母腹中)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这是一个曾经让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端详着发黄的老照片,我突然感到一阵心灵颤抖。

范勇说:“这张照片是老三尚未出生时全家照的,这是唯一保存下来的全家照。当年文革抄家时,我把这张照片塞到月经带儿里才带到外甥女家。我想让孩子们记住他们父亲的模样儿。”

我告诉范勇,仅凭这张照片就能给人一种感觉,您与刘青山当年是自由恋爱而且婚后十分恩爱。范勇的表情好像凝固了,眼神有些迷茫,仿佛一下就被拉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

范勇参加革命前叫范桂兰。

范勇娘家在河北省大城县魏里北村。家里有20多亩地,9间房子一头小驴,兄弟姐妹加上范勇的父母共9口人,家境虽然不是很贫寒,但人多嚼谷大,加上兵荒马乱,灾害频仍,日子过得很苦。1938年农历八月的一天,秋收刚过,魏里北村来了一群身穿黄绿色军装的年轻人,有男也有女。领头的叫陈至,逢人便打听村里有没有叫范桂芝的在城里上学的姑娘。他们要找的范桂芝就是范勇(范桂兰)的二姐。

范勇的父亲告诉陈至,说桂芝已在事变前去了天津。陈至说,我们是桂芝在抗大二分校的同学,是来搞抗日宣传的,你能不能把乡亲们集合起来,我给他们讲讲目前的全国形势。范勇的父亲一听忙说,行啊行啊,这是好事!于是他便找了一面铜锣沿街敲打起来。不多时,村口就集结了众多乡亲。

16岁的范勇在台下听着这群年轻人慷慨激昂地讲抗日的道理,特别激动,同时她也特别羡慕这些穿军装的青年人。陈至等人讲完了就要回城里,范勇的父亲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走。于是这些年轻人就在乡亲们的簇拥下去了范家。范勇的大姐早已出嫁,二姐又不在家,收拾桌凳、端饭端菜自然是范勇的事。

在范勇出出进进忙着照顾这些人时,她发现人群中有一双热辣辣的眼睛总盯着她。范勇羞得不敢看那人一眼。一会儿她就见那人把陈至和几个同学拉到屋外,好像要说什么秘密事。范勇站在门帘后面就听陈至问,刘掌柜的,有事吗?那人原来叫刘掌柜。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