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金一南警告中国最大危险,一旦疏忽万劫不复!

而在回归后的香港,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动作。“维多利亚湾”,今天还叫“维多利亚湾”。“麦理浩道”,今天还叫“麦理浩道”。香港的行政体制、司法体制、教育体制、学校教材,我们一项都未触及。我们总提坚持“一国两制”,可这是“一国两制”的实质和精髓吗?就算保持香港的资本主义体制也要对其进行“去殖民化”啊!

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没有通过,为什么通不过?所有国家、包括资本主义国家也不能允许国家分裂啊!国民教育教材无法实施,放眼全世界,任何国家的国民都必须无条件接受以国家体制、宪法、国旗、国徽、国歌等为内容的基本国民教育,难道就你香港特殊?

可以说,每一个被殖民统治过的国家和地区获得独立和解放后,都必须进行的“去殖民化”工作,我们在香港却基本没有做。以致于,近年来香港街头出现了越来越多打着前殖民地旗帜游行的队伍,这对我们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这一奇景在香港出现,让人思索殖民地意识的“老根”,也让人思索如何拔除这一“老根”。我想,必须从最基本处入手。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类事情也是内地问题在香港的反应。国外媒体都说我们有全世界最强的新闻管控能力,可是,从某些电视台播送的一些节目中可以明显看出,我们一些主管意识形态的部门和领导很外行,总以“维稳”“和谐”为最高追求,导致将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主动权拱手相让。

由此,联系到今天很多党的领导干部不想抓、也不会抓党的建设,不想抓、也不会抓思想建设,不着力信仰的培育,不着力干部的监管,不关注社会公平的问题。有的地方,党委书记工作的重点也放在了招商引资、土地出让、项目开发上面,最终导致党不管党、政不议政,忘记信仰、丧失纯洁,全部动力只剩下经济驱动。

《白鹿原》作者陈忠实讲过一句话,很深刻。他说,我们今天缺乏的不是思想,而是思想的力度。我们今天的思想太多了,东方的、西方的、古典的、现代的,但缺乏力度。什么叫思想的力度?毛泽东说:“马克思的思想势如破竹,鲁迅的思想势如破竹。势如破竹就是力度。”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