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关闭

李克农之子揭秘李克农之死:大脑已成糊状

作者:
2020-06-26 16:05:47

 在李伦孩提的记忆里,父亲很神秘,行踪也是很奇怪的,这种奇怪在他懂事后才从心里抹去。

他记得在上海时总是不断搬家,先后住过春辉里、元吉里和元裕里。每搬一次家,父亲总是要向母亲和他兄弟俩交代,遇到别人问,应怎么回答,而且用的名字多是假的。在李伦的记忆里,父亲经常会突然失踪,但没过几天就会回来。可有一次,情况特别。

1930年4月,父亲又突然失踪了。一连数日,父亲都没有回家,家里气氛一下子又紧张了。

对于当时的情况,李伦不得而知。父亲一生对自已的事情是从来不讲的。完全弄清楚是在父亲去世之后,那次失踪是由于党内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革命。

1930年初,父亲从芜湖潜入上海后,便同当时称为“小开”的潘汉年办党的报纸,组织文艺界人士和学生开展革命活动。不久,国民党特务组织在社会上扩大招生的消息传出后,经周恩来亲自安排,他同安徽同乡胡底、安徽女婿钱壮飞先后打入敌人心脏。这3个人就是后来被周恩来称誉的“龙潭三杰”。

在周恩来的精心谋划下,他们三个人成立了一个打入敌人心脏的“特别党小组”,李克农担任组长。党小组受周恩来统一指挥,直属于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领导,由化名为“王庸”的陈赓等负责与之联系。

获悉顾顺章叛变是在一个周六的晚上,那一夜,武汉一连发来6个电报到南京,告知顾被捕,发中央党部,并转秘书长陈立夫。

是夜,钱壮飞值班,译出了这些电报,真是有点“魂不附体”,好在是周六,他沉住气,把事情压了下来……

李克农之子揭秘李克农之死:大脑已成糊状

此时,李克农住在上海,钱壮飞派女婿由南京来沪报告了顾顺章叛变的消息。不料,这天是周日,不是交通来取情报的日子,李克农迅速启动紧急交通,通过江苏省委与陈赓取得联系,把情况报告给中央。那天,他马不停蹄,把情况用暗号发给胡底,并传达给曾三、李强、刘鼎、潘汉年和康生等人……

最后,周恩来和陈赓化了装,从敌人便衣身边逃走了,中央机关和江苏省委机关也及时撤离。当特务冲进周住处之时,文件燃烧的纸灰还没烧尽。用敌人的话讲:中共和国民党情报机关的差距,前后仅5分钟。

许多年来,李伦及兄弟姐妹们已经习惯了不谈父亲的事情。一来父亲有严格家教,二来父亲工作神秘,三则是父亲从不宜扬自己,父亲不宣扬自己,他们一直不便谈,不敢谈,也不好谈。包括上学和工作后,别人谈起父亲,他们也经常回避。能说父亲也是近十来年的事情。

“共产党的大特务”

李伦小时侯,一直有个美好愿望,就是父亲回来给他带回书包和笔纸。但从大人那里听到的是红军被“围剿”的坏消息。后来听说红军又到了西北,但全家始终没有一点李克农的音讯,那日子真是压抑透了!

儿子不在,家道破落,欠下许多债务,见有人来祖父就想躲。不料,他正在上楼藏起来时来者叫道:“爸爸,我是克农啊!”一句话,几乎令全家人热泪纵横,欢天喜地。5个孩子一齐跑到父亲面前,尽管父亲在家只呆了小时,但那真是难得的相聚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