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原中办副主任突然在厕所自杀,这些人脱不了干系

作者:
2019-10-29 12:04:36

【庐山会议后,陈伯达曾给王良恩打过电话】

1973年1月4日的会议,是由张耀祠主持的。他在开场白中要求王良恩对几个问题要做认真交代:一是六号简报印发的过程;二是从北戴河林彪住所清理出的几封信,若按正常程序,这些信是要经汪东兴往上转的,但汪并没有转,不知怎么“弄到林贼那里去了”。  

这一天有关人员揭出来的问题主要有:  

将自己摆在不适当位置,有事不请示汪东兴,实质上是想将办公厅的权抓到自己手里。没有批由王办的事,王为什么经手,应视为抓权。庐山批陈之后,安排陈伯达的人走,不请示汪东兴,明明是自己批准走的,有记录在案,后又查问是谁批的。  

安徽小组在九届二中全会上表态的信,信上有王良恩的笔迹。  

周总理批示送毛主席及其他常委同志的材料,为什么不送毛主席。  

王良恩看不应该他看的文件。有一次看了二十几份文件,送回来时轻描淡写地说我翻了翻。1972年12月6日偷看文件,那天8点30王良恩到办公室,本不属于王办的文件,王转到大桌子跟前,看到山东问题的文件,有参加会议名单,有问题内容。王看到文件后为什么会这样敏感,连续3天来查问题什么意思?  

三次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录音,是如何转到林贼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