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原中办副主任突然在厕所自杀,这些人脱不了干系

作者:
2019-10-29 12:04:36

他针对中央办公厅内部的情况说:林贼的流毒在我们办公厅有,如中央警卫团战士中毒很深。阶级斗争不仅可以反映到我们队伍内部,也可以反映到我们在座的同志中。想开几次会,主要是对良恩同志进行批评,也可以联系到我们单位,如警卫处,还有秘书处等单位个别人的问题,也要开点会进行一下帮助。要成立一个运动的简报组。  

汪东兴说完,紧接着,王良恩就做起了检讨。他说:“我列席参加了九届二中全会,九届二中全会后,我在批陈整风汇报会时做过一些检讨。”他认为他的错误,主要表现为五点(以下是王良恩的发言):  

一、没有识破林彪、陈伯达的阴谋,听信了他们的谣言诡辩。听说有人反对毛主席,就跟着表态,支持设国家主席,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支持林彪当副主席,但当时表明了最后要听毛主席的。  

二、陈、李(李雪峰)反革命六号简报,毛主席及时察觉了,纠正了会议的方向。我是负责会议简报工作的。因会议不长,我建议出综合简报。总理、东兴决定分组出简报。  

反革命六号简报如何出笼的?当时我参加东北组会议,晚11时到秘书组,我看了简报。当时就听到有些组气氛较紧张,特别是中南组,叶群还发了言,引了语录。处理时应该谨慎,有汪东兴、陈伯达的发言,没有送审。为反革命六号简报的印发开了绿灯,是阶级觉悟低的表现。  

三、九届二中全会时,政治局常委带什么人由他们自己定,陈伯达带了政治研究室的某某某等人。29日陈秘书打了个电话说某某某他们没有事了,要先走。我就同意他们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