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访问

下载APP

就在刚刚30万人朝拜毛主席,场面异常壮观

毛泽东这个名字,建党初期在湖南就很有名。我是1925年3月在长沙女师入党的。大革命失败后,听说毛泽东带领秋收起义的队伍上了井冈山,我们都心向往之。1927年12月,我参与组织“灰日暴动”,因计划失密而受挫。此后离长沙,到上海,赴莫斯科,辗转多年,直到1933年6月被派回瑞金,这才有机会同毛泽东同志见面认识。  

那是刚到瑞金后没几天,我到中共中央局那座小楼上去看望洛甫(张闻天当时通常用的名字),见到有个高个子中年人在那里谈话。洛甫忙介绍说:“这就是毛泽东同志!我还以为你们早就认识呢!”

毛主席很风趣,连说又多了一个湖南老乡,湖南妹子。听我说起周以栗(时任内务人民委员)是我的老师,他很高兴,告诉我他们在湖南一师是同班同学。  

在当时党内的争论中,周以栗完全支持毛主席。他同我谈了近年来毛主席所受的种种委屈,对我说:“现在有人说山沟里出不了马克思主义。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