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侵袭那年东北的天空,带走了6万人的生命

作者:
2019-06-29 14:41:07

迎着逃难人群,逆行而上

施肇基联系了不少人,希望他们能去东北主持防疫,但都遭到了拒绝。他们要么担心把自己搭进去,要么觉得无力拯救死亡气息中残喘企盼的百姓。比如当时的海军总医官谢天宝,推辞更是北京到哈尔滨路途遥远。

最后,施肇基找到了时任天津北洋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的伍连德。施肇基告诉伍连德,除非中国采取严厉的防疫措施,靠自己的力量制止疫情蔓延,否则俄、日很可能强行控制东三省。

31岁的伍连德即刻受命,很快就和助理就踏上了前往哈尔滨的火车。那时,难民潮正汹涌南下,两人北上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和悲壮,而他们手里有的只是一台贝克显微镜和一些简单的实验器具。


黑色侵袭那年东北的天空,带走了6万人的生命

伍连德出生于马来亚北部的槟榔屿,是第一个拿到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的华人。1907年,他来到了中国,受袁世凯的邀请担任天津北洋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

1910年12月24日傍晚,寒风呼啸,当城里的外国家庭开始点烛亮灯,庆祝平安夜的到来时,伍连德抵达了傅家甸,他的头衔是“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

解剖尸体,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当时的医学界,普遍认为鼠疫是老鼠传给人的。因此,对抗鼠疫的方法也非常简单——捕鼠和灭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