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发愁,中国拦截雅江流向,印度:我们喝啥

作者:
2019-06-25 09:29:07

在中国有着多条河流养育中国一方水土,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长江跟黄河两条母亲河了,而除了这两条河以外,还有一条河对中国的西北地区有着重要的发展,同时它不仅是流向中国还流向了中国的邻国印度。同样这条河在印度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条河。而这条河的名字就叫做雅鲁藏布江

中国的饮用水资源非常缺乏,同时中国面积比较庞大,水资源分布非常不均匀,形成了北方缺水南方水多的问题。近些年,中国刚刚实行完善的南水北调工程,已经缓解了北方多地的用水,而雅鲁藏布江,就是被中国再一次盯住的河流,不过这一次中国不会在进行南水北调工程,而是将雅鲁藏布江的水往北方调。

 

 

我们都知道雅鲁藏布江,有2840多公里那么长。而其中2057公里是在中国,其余的700,多公里是在印度。当时中国并没有考虑用这条河流做什么,只得让他自然的流淌,而如今中国的基建技术已经非常完善,所以中国能够有充足的实力,将雅鲁藏布江河道改变。

在新疆跟西藏这两个地方,西藏由于地处高原地带,很少人能够生存下去,而新疆虽然种植业非常发达,但是由于交通不便利,所以新疆也被排除,并且新疆常年的干旱,而这次中国将会将雅鲁藏布江的水引流到新疆地区,而促进新疆的生态恢复。

而如果中国将这样做的话,那么在印度的700多公里河道,将会极度缺乏水流,不过对于中国来说,印度不断挑衅中国的领土,甚至跟随美国一同压制中国,那么中国自然不会为了印度的好处,而放弃对本国的好处。如果雅鲁藏布江能够将新疆地区恢复生态恢复升级,并且着重发展新疆的经济。

2014年11月23日,雅鲁藏布江上首座大型水电站——藏木水电站投产。

11月24日,印度媒体称中国可能利用电站大坝蓄水功能对印度打“生态战争”,甚至夸张地认为中国可人为制造泥石流。

为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4日主持例行记者会并回应称,中国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一贯持“负责任态度”,会充分考虑对下游地区的影响,规划中的有关电站不会影响下游地区的防洪及生态。

Q: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建设的藏木水电站日前正式投产发电,中方还计划在雅鲁藏布江新建至少3座水电站。中方是否会考虑印度、孟加拉等下游国家的关切?请介绍中印签署《关于加强跨境河流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后就水电站建设的沟通情况。

A:中方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一贯持负责任态度,实行开发与保护并举的政策,会充分考虑对下游地区的影响。规划中的有关电站不会影响下游地区的防洪及生态。

在跨境河流问题上,中方与印方一直保持着沟通与合作。长期以来,中方从中印友好大局和人道主义神出发,在向印方提供有关河流汛期水文资料和应急事件处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下游的防洪减灾发挥了重要作用。

实践证明,中印在水文报汛、应急事件处理方面的合作是有效的,渠道是畅通的。2013年中印签署《关于加强跨境河流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以来,双方通过专家级会议机制保持着良好沟通。

在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期间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印方感谢中国向印度提供汛期水文资料和在应急事件处置方面提供协助。双方表示将通过专家级机制,继续开展跨境河流水文报汛、应急事件处置的合作。

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期间,有俄罗斯媒体报道说,中印两国会谈的焦点涉及中国在雅鲁藏布江(文中简称“雅江”)上建水电站的问题。印度和孟加拉国担心,距离印度边境只有30公里的水坝将使雅江水流量下降。而中方强调,修建水利设施的目的是为了发电,而不是用于灌溉和工业,也就意味着雅江水量并不会减少。

实际上,早在得知中国计划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建设大型水坝和水电站时,印度就决定加快利用雅江的步伐,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必须加快在雅江修建水电站和争夺“下游河岸权”的重要性,以便在与中国就雅江水资源分配进行谈判时,拥有分量十足的筹码。根据现有国际惯例,首先使用水资源的一方将获得资源支配优先权,这也是印度方面加紧布局雅江的压力和动力所在。

印度的担心

2010年9月27日,中国在雅江修建的第一座水电站藏木水电站开工,这一消息让下游国家印度坐立不安。

有专家预言,未来水资源的争夺必将取代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水资源的争夺必将成为今后各国争夺的重点。因此,印度的担心,主要在于中国修建水库之后,实际上是掌握了对雅江之水的控制权,放不放水、放多少,都取决于掌握“水龙头”的中国。

由于从喜马拉雅山到印度洋之间“西高东低”的地形,决定了中国成为雅江、怒江、澜沧江等国际河流的上游国家,拥有地理上的绝对优势。因此,俄罗斯战略研究所战略专家称,中国具有垄断般的地理位置,对亚洲重要河流的上游形成控制。

雅江大峡谷蕴藏了丰富的水力资源,大峡谷围绕着南边巴瓦峰拐了个马蹄形大拐弯,大拐弯入口的派区(海拔2900多米)至墨脱背崩河段(海拔680米)长度约250公里,落差达2200多米。如果开凿派区至墨脱的引水隧洞后,可引用近20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可兴建装机容量达5000万千瓦的巨型水电站(大拐弯水电站),年发电量可以超过3000亿千瓦时。

尽管中国外交部称,以藏木水电站为例,雅江之水只用于发电,没有用于灌溉和工业。

“中国不建水电站,印度就不会建吗?哪有这个道理。我们拥有了资源,不先利用,最后我们将失去先机,失去话语权。”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理事长张基尧说。

事实上,印度早已经开始了其在这条江上的水电开发计划。

据了解,雅江中下游由于中印边界问题,目前有一半在藏南,即被印度控制的阿鲁纳恰尔邦境内,这一地区的水能资源蕴藏量为1300万千瓦。

2012年年初,印度媒体《印度时报》报道说,印度国家火电公司(NTPC)已经完成了在中国藏南地区(即印控的“阿鲁纳恰尔邦”)的雅鲁藏布江(印度方面称“桑朗江”)建造大型水电站的预可行性研究报告。该水电站设计装机容量将达到975万千瓦,分两个阶段完成。如果该水电站建造完毕,将成为仅次于中国三峡的亚洲第二大水电站,印度还将在未来十年内向该工程注资1万亿卢比(约200亿美元)。

“国际上只有利益的争夺,没有永久的友谊”  

据报道,中印两国外长在上合组织峰会的框架下,对喜马拉雅山河流水资源的划分进行了磋商。而就雅江水资源的划分问题,中印两国之间没有任何协议。因此有分析人士担心,雅江水资源问题有可能引发中印两国之间的军事冲突。

有消息称,中印两国将在下个月就这个问题进行正式谈判。张基尧认为:“在国际社会上,利益争夺是永久的,友谊是相对的、暂时的。”他说,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是至高无上的,但是我们会考虑到下游国家人民的关切。

2008年,国家发改委以442号文,批复了藏木水电站开发方案。藏木水电站,作为雅江第一个水电项目,从一开始就受到各方高度关注。

藏木水电站位于西藏山南地区加查县境内,地处雅鲁藏布江中游桑日至加查峡谷段出口处,距拉萨市直线距离约140公里,是雅江中游桑日至加查峡谷段规划的五级电站的第四级,上游衔接街需水电站,下游为加查水电站。

电站坝高116米,水库正常蓄水位3310米,库容0.866亿立方米。电站装机容量51万千瓦、年发电量25亿千瓦时,主要功能为发电,兼顾生态用水要求。藏木开工的消息传到印度国内,有印度网友表示,这是印度的报应。

网友Haroon说,“那是你对巴基斯坦做过的事情,现在中国给你同样口味的药,你尖叫了。”实际上,印度在担心中国在雅江上建电站的同时,也在截流孟加拉国的水源。近年来,印度相继出台“北水南调”和“内河联网工程”。

其“北水南调”工程就单方面将流经孟加拉国的54条国际河纳入内河联网计划,大量截取水源。因此网友Randy说:“当印度截断巴基斯坦水源时,所有印度人都很高兴,现在中国要裁断印度水源时,所有印度人都哭了。”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和以往水电站建设问题上网友意见众说纷纭不同,在对待雅江开发的问题上,国内网友评论表现出高度一致,他们认为出于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考虑,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从战略上出发,中国都应该抓紧雅江的水电开发,早日掌握这一流域的主动权。

延伸阅读1雅鲁藏布江大拐弯整体设计方案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段水电站设置类似雅砻江锦屏电站设置,建设一级(林芝水电站)、二级水电站(大拐弯水电站),总装机约5000万千瓦。

大峡谷入口的派区(海拔2900多米),考虑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大拐弯)上游约40公里的支流尼洋河三角洲有藏南重镇八一镇(距尼洋河河口20公里,海拔2980米),具有非常重要的经济和军事意义,附近没有场地可供八一镇搬迁,所以大拐弯水电站(二级水电站)不宜设高坝,而只能设低坝,水库正常蓄水位不能超过海拔2975米(保证八一镇不被淹没,米林机场搬迁)。

再在雅鲁藏布江的尼洋河河口上游约60公里处建设一级水电站(林芝水电站)作为龙头水电站,坝高150米—200米,总库容和调节库容有待勘探,但考虑到此段雅鲁藏布江地形,此水库肯定具有年调节性能,,装机容量360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约150亿千瓦时。

大拐弯水电站设低坝,坝高约50米,以不淹没八一镇为宜。坝址位于尼洋河口下游约20公里的德阳,利用250公里大拐弯约2200米的天然落差,截弯取直开挖4—6条长约20公里隧洞引水发电(而不是一般网站上说的40公里)。

引水隧洞的出口在山南的一条山谷里,利用山谷的自然走势,设置9座阶梯水电站。九个阶梯水电站总落差2200米,总装机约4900万千瓦(70台70万千瓦机组),年发电约3200亿千瓦时。

大拐弯水电站建设的难点在于高海拔所带来的恶劣环境、交通不便及大埋深特长引水隧洞的开挖,随着我国恶劣环境下重大工程的建设的开展,如青藏铁路和锦屏二级电站的建设,我国已经取得越来越多的实力和经验。

正在建设的锦屏二级水电站引水隧洞长约18公里,最大埋深达2500米,而大拐弯水电站引水隧洞长约20公里,最大埋深不超过2500米。

所以在今后的5-10年内,随着西藏交通的改善,建设大拐弯水电站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 

2认识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位于中国西南部的西藏自治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她属印度洋水系,发源于西藏西南部喜马拉雅山脉北麓的杰马央宗冰川。

雅鲁藏布江自西向东横贯西藏南部,流经米林后折向北、东,继而又急转南流,于巴昔卡出境流入印度,改称布拉马普特拉河,进入孟加拉国后称贾木纳河,后与恒河相汇,最后由孟加拉湾注入印度洋。

雅鲁藏布江全长3848公里,在中国境内长2057公里,年径流量约1395亿立方米,以中国境内长度来说居第五位(次于长江、黄河、黑龙江、珠江);流域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流域面积为24.048万平方公里,居中国第五位。

雅鲁藏布江支流众多,其中集水面积大于2000平方公里的有14条,大于1万平方公里的有5条,即多雄藏布、年楚河、拉萨河、尼洋曲、帕隆藏布。其中拉萨河河流最长、集水面积最大;帕隆藏布年径流量最大。

雅鲁藏布江流域巴昔卡一带的年径流深可达3000毫米以上,上游地区则不足100毫米。径流的年际间变化小,年内分配不均匀。降水多的月份,其冰雪融水补给河流的水量也大。此外,该流域还具有枯水期水量较大而较稳定、悬移质泥沙含量少、下游地区推移质严重、河水温度低、河水矿化度小、总硬度低等特点。

雅鲁藏布江在中国境内的总落差达5400余米,是中国坡降最陡的大河。河源至里孜为上游段,长268公里,此段河谷宽阔而较平坦,多湖泊分布,支流库比藏布汇入后改称当却藏布(马泉河)。

里孜至派区为中游段,长1293公里,以宽谷为主,为典型的河谷特征。里孜以下方称雅鲁藏布江。派区以下至流出国境处为下游段,长496公里。 

3雅鲁藏布江水力资源评价  

雅鲁藏布江拥有极为丰富的水能资源,具有良好的水能资源开发条件。全流域水能蕴藏量超过1.1亿千瓦,约占全国的1/6;其中干流水能蕴藏量近0.8亿千瓦,仅次于长江居第二位。

以单位河长或单位流域面积的水能蕴藏量计算,则为中国各大河流之首。目前,中国已初步在雅鲁藏布江中小支流上已兴建多座用于灌溉或发电的水利、水电工程,但其剩余可开发资源还是极其巨大的。

4由西南出境的三条国际河流  

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这几条江是国际河流,不归中国一国所有。世界上国际河流很多(如流经7国的亚马逊河,流经9国的尼罗河) ,大的国际河流就有214条,涉及50多个国家,涉及全世界47%的土地和40%的人口。国际河流的用水分水矛盾,往往是国际冲突的导火线。

雅鲁藏布江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北麓的杰马央宗冰川,上游称马泉河,自西向东横贯西藏南部,于墨脱以北切穿喜马拉雅山,转而南流,形成雅鲁藏布大峡谷,流经米林后,于巴昔卡出境,在中国境内全长2057公里;

经过中国和印度有争议的藏南地区之后注入印度阿萨姆邦,改称布拉马普特拉河,又流经孟加拉国与恒河交汇,最后注入孟加拉湾,形成世界上最大的三角洲。

澜沧江发源青海唐古拉山北麓,经云南流入缅甸,称湄公河,然后经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流入南海。

怒江发源于西藏北部的唐古拉山南麓,经云南进入缅甸,然后流入印度洋。

目前,中国和印度、孟加拉、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国际协议来共同管理国际河流水资源,因此这里必将成为二十一世纪这几国争论的焦点。

水资源也是一种战略武器。中东经常为了水资源发生战争。历史上这样的事也屡见不鲜。在印控克什米尔发生暴力袭击事件之后,印度决定拿起这个武器。

2月21日,印度水资源部部长尼铤·加德卡里连发3条推特,表示要建水坝,阻止印度河上游东边3条河流的水流向巴基斯坦。此前印度总理莫迪称,“血和水不能一起流淌”。

加德卡里在推特上说,“在莫迪总理的领导下,我们政府已经决定停止与巴基斯坦分享水资源。我们将把东部河流的水转移引流,以便向我们在查谟-克什米尔以及旁遮普邦的同胞供水。”

尽管巴基斯坦否认与暴力袭击有关,印度还是坚持将此事归咎于巴方,从15日取消巴国最惠国待遇,到16日宣布将从巴基斯坦进口所有货物关税提高至200%,印度还不罢休,计划从水资源上下手,一些专家分析称,这是恐袭事件发生以来,印度发出的最大威胁。

无论是巴基斯坦还是印度,中国一直处在水源的上游。正因为如此,印度一直在水资源问题上挑起反华情绪。

在2017年的洞朗对峙期间,印度外交部指责“没有收到来自中国的雅鲁藏布江洪水资源” ,印度媒体指责“中国决定从印度扣留这些数据,破坏了印度洪水预警系统的功效”,“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印度一些媒体和专家围绕这一话题大肆炒作并抹黑中国。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的战略研究教授切兰尼刊文称,“中国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水电霸主。

它是跨国河流的源头,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中国在隐瞒上游水流的数据,以向下游国家施压,尤其是印度”, 中国“通过控制水资源——对数百万人的生命和生计至关重要的资源——中国可以在不发射任何一枪的情况下,将另一个国家作为人质”等等。

《印度时报》还刊发文章称,几个世纪以来,被认为是“阿鲁纳恰尔邦”(指中国藏南地区,被印度侵占)北部生命线的香江(Siang)河清澈的海水突然变成了黑色,在边境地区引发了恐慌。文章称,这是中国在上游的一些主要水泥工程造成的……可能是中国正在进行一些深水钻探工作;水样已经被印度“中央水务委员会”收集,中国是主要的嫌疑人。

印度还炒作“中国计划修建1000公里长的隧道,将水从雅鲁藏布江转移到干旱的新疆地区”。《印度时报》报道了这一则消息时还评论称,“一旦隧道被批准,它将很可能会影响雅鲁藏布江的水流,这可能会导致河床里的水流不常见,因此更容易被洪水淹没”。

巴基斯坦6条河流的上游所处地区都被印度控制。印度若切断上游水流,这等于把巴基斯坦人当作人质。印度也一直将这作为对付巴基斯坦的重要手段之一。1999年以来,印度开始在原本划给巴基斯坦的西三河上游修建电站,这就遭到了巴基斯坦的强烈反对。

怪不得天天怀疑中国要截断雅鲁藏布江,原来印度自己是惯犯。中国作为巴基斯坦全天候的伙伴, 必须坚决捍卫其合法权益。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印度这个主意挺好的,所以中国在西藏也要多建几个水坝。

水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的东西,每个人每天都需要有固定的水分供给,而且我们种植的农作物也需要水源来养活,依靠着水我们才能够生存下来,如果离开了水,谁都活不下去,所以我们会把养育着自己的河流称为母亲河,例如黄河就是我们的母亲河,多少人都是喝着黄河水长大的。

不过国内西北有些省份,水资源还是相当的紧缺的,为此国家还想了很多办法来解决。

新疆的缺水问题制约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我们都知道西北是国内气候最干燥的地方了,这里深居内陆,远离海洋,且四面都有高山,地势又高。被这些高山阻挡了来自海洋的水汽,因此中国新疆形成了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干燥炎热,使得这里出现了很多的沙漠,河流比较少,年均降水量只有150毫米,根本没有充足的水源提供人们使用。

严重制约当地工业、农业以及城市发展扩散速度,一直以来这里都在想办法解决用水问题,其中还有人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把雅鲁藏布江的水引入新疆,这里的用水问题不就能解决了吗。雅鲁藏布江是高原上最长的水流,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主体位于中国西藏,还有一部分是流经其它国家,雅鲁藏布江有多条支流,平均流量为1654亿立方米,如果从这引流到中国新疆的话,路程也不会太长,其中新疆还有充足水源解决荒漠化的难题,工农业也是不愁水源问题了。这个想法确实很好,不过实施起来还是有很大难度。

如果把雅鲁藏布江的水引到新疆,除了要考虑工程问题之外,以及无法评估对于环境生态影响外,还要考虑到别的国家的问题。因为雅鲁藏布江不仅影响我国省份发展,下面的流域流经是在邻国境内。

要是把水引走一大部分,下面国家居民可能就要抱怨了,大家第一想到的最受影响的是印度,雅鲁藏布江自东北后改向南行,在珞瑜地区出境流入印度,变成了布拉马普特拉河,流经区域也是印度重要茶产业基地,所以把雅鲁藏布江大部分水源引入中国新疆后,剩下流域的水量必定会大大减少,而生活在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的居民,就要扛不住了。

其实,雅鲁藏布江水引入新疆,最受影响不是印度,而是孟加拉国。此国2亿人口将会面临水源困难,雅鲁藏布江从印度又流经孟加拉国,改称贾木纳河,汇入恒河,最后到达印度洋。

也就是说孟加拉国是雅鲁藏布江的最后一站,而贾木纳河是孟加拉国赖以为生的一条河流,国内共有2条河流,其中贡献最大是雅鲁藏布江水源。印度尚且还有其它河流提供水源,孟加拉国则主要依靠雅鲁藏布江的下游水源生活。

如果水量减少,很多人的生活就成问题了。更糟糕的是,孟加拉国比印度还穷,还人口众多,因此一旦发生引水困难,该国发展将更加麻烦了。

面对雅鲁藏布江这样的河流,我们要考虑的因素会比单独流淌在河流要更多一些,不能只想到自己还要为其它国家着想,所以雅鲁藏布江引流新疆现在还是一个比较艰难的问题,是担心破坏生态,以及引多少水,都是一个需要解决大难题。

不过建立水坝并不影响河流水量平衡,反而是合理匹配水资源,自己也能利用河水发电,还能有效缓解下游国家水灾情况。但可惜雅鲁藏布江水引入中国新疆的大计划,就要慎重考虑好,不过我们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用水问题总有一天会解决的。大家觉得雅鲁藏布江引流新疆这个方法怎么样?

雅鲁藏布江在西藏境内由西向东,在我国藏南地区右转流入印度东北部七邦,印度称之为布拉马普拉特河,之后这条河流入孟加拉国与印度的恒河汇合后注入孟加拉湾。

一个重要事实就是雅江并没有流经印度最重要的北部大平原核心统治区,只是流经印度东北部七邦。印度最重要的河流是恒河,只可惜,恒河的上游并不在中国境内。

雅江对于印度北部七邦来说有几个重要作用:1)印度东北部七邦工农业以及居民生活日常用水一定程度上依赖雅江;2)雅江蕴含的水力发电储能对于印度同样有诱惑力;3)雅江航运是印度东北七邦重要的运输手段。

假设中国在雅江上游假设一座类似于三峡的巨型水坝,拦截雅江并储蓄巨量水资源,在中国与印度发生战争的前提下,中国可利用该水库做得事情事实上及其有限且得不偿失,原因有三:

第一,印度东北部七邦临近印度洋,地处热带,雨量充沛,其每年有将近1/3的时间为雨季,其境内除了雅江外,还有一条流量不亚于雅江的大河梅克拉河,切断或者减少雅江的水量会对他们造成一定影响,但相信当地政府和人民能够找到替代水源。

第二,断水没什么用,那泄洪有用么?悲催的是,泄洪中国根本不可能做。生活在雅江下游的只有东北七邦的人民,这七个邦在中印爆发战争的背景下很有可能是中国和印度军队作战的主战场之一,且是我国努力争取的对象,泄洪淹没此处土地,势必导致此处人民与中国结下刻骨仇恨,不利于实现在此处扶植亲中国的独立国家的战略设想。

另外,泄洪无差别大规模淹没平民百姓,在国际道德层面负面影响不亚于使用核武器,如果说中国和印度已经对抗激烈到考虑使用泄洪淹没敌人国土的地步,那为什么不直接用核武袭击印度的统治核心大城市呢?技术上中国完全能够做到。

第三,雅江下游入海处是孟加拉国首都达卡所在地,是孟加拉国人口最密集的地带。如果中国利用雅江对付印度的话,势必同时伤害到孟加拉国,将在中印战争中原本很有可能会保持中立地位的孟加拉国推向印度一方。

孟加拉国的地理位置及其重要。如下图所示画红圈的部分是连接印度东北七邦和本土的西里古里走廊,其宽度只有20-40公里,中国军队如果能够切断这一鸡脖子,将东北七邦和印度本土从地理上分割开,将形成极为有利的战略态势。

但如果印度能够利用孟加拉国的领土领空的话,东北七邦和印度本土连接宽度将达到500公里以上,印度的鸡脖子就一弱点就不复存在。

综上所述,在中印军事对抗的背景之下,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水坝很难发挥出威慑印度的决定性作用,相信中印两国高层都心里明白这点。

但如果中国从自己水力资源利用的角度来做出在雅江上修建水坝的决定的话,那也不必太过理会印度的抗议。中国对付印度最有效的策略是中国海军挺进印度洋,这是中国一直在做得也是印度最为恐惧的事,具体详情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