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红色公主,父母正国级,总理亲自下令:抓

作者:
2019-06-18 14:53:43

1964年10月,孙维世参加了周恩来作为总导演的大型歌舞《东方红》演出后的座谈会,江青也来了,偏偏坐在她的旁边。江青又一次,也可以说是最后一次向孙维世发出邀请,或者说是一个最后通牒,希望孙维世到她那儿去,帮她工作。孙维世照样对江青不予理睬。这次的回绝使江青不再试图把孙维世收编在自己的小团体中了。

1967年9月,江青、陈伯达在接见北京大专院校红卫兵的时候,两人异口同声: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孙泱是个坏人,是特务。几天以后,孙泱惨死在中国人民大学的地下室里。

自己的哥哥突然惨死,若是往常,她一定立刻跑到中南海西花厅去,孙泱也是周恩来的义子。但这时孙维世只能写信,一定是周恩来事先为了种种原因,不让孙维世常往西花厅跑,可见周恩来当时的处境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江青步步紧逼,当年12月突然派人抄了孙维世丈夫金山的家,并把金山逮捕了。周恩来忍气吞声,在孙维世的逮捕证上违心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孙维世这时已预感到自己随时有危险,在和妹妹孙新世最后见面时,她说“现在有人要陷害周总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死了没关系,绝不能连累他,一定要保住他……

我不会自杀的,如果有天我死了,就一定是被别人杀的。”江青既没有把她送到金山等人关押的秦城监狱,也没有送到军队的军法处,她不能让周恩来能够保护孙维世。孙维世被送到已军管的北京公安局看守所。孙维世被捕以后,对中国情治系统了如指掌的周恩来,居然多方查询都找不到孙维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