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也是林彪!”:另一位女儿这么说

新闻出处:新闻来源于
作者:
2019-05-03 10:38:01

这次她终于到了北京,投奔了一个远房亲戚家。3天后,她去了林彪住处毛家湾,给警卫一张纸条“我是林晓霖,我要见林彪”。

结果被叶群得知,让林彪手下找其谈话,将林晓霖送到重庆某军军部治疗。

据说,为了能将林晓霖稳住,在叶群的授意下,一位已经有对象的青年干部和林晓霖结成夫妻,这属于“政治任务”,双方不能反对。

此后,部队调防,林晓霖夫妻去了云南大理,在基层养猪,而当时她已怀有身孕。

1971年“九一三”事件发生后,领导找林晓霖夫妻谈话,但她始终没有说林彪一句坏话,她的女婿回答也很干脆,“我连这个老丈人一面都没见过,哪知道他会怎样。”  

上世纪70年代末,此时的林晓霖已经是两个儿子的母亲,一家人又回到了北京,她被安排到国防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工作,生活平淡而低调。

林晓霖后来成为一位团职干部,现已办理退休手续。林晓霖的丈夫是应守贤,浙江省义乌市人,1987年正团级干部转业,后在北京一个工业公司从事工会工作。

他们有两个儿子,一个在上海铁道学院毕业后从事铁道工作,一个正在上大学。

70年代后期,林晓玲的母亲张梅工作调动到北京,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某部门从事资料整理工作,已离休,现在北京安度晚年。

从小缺少母爱,又失去了父爱的林晓玲,最终获得了一份母爱。

这场海战,清军36条命换英法1000多条命

历史教师王汉周2019-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