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有55万大军的傅作义为何接受和平改编?

新闻出处:新闻来源于
作者:
2019-04-19 10:08:48

中共方面对平津战役的战略方向是立足于战,尽量争取和,不战而屈人之兵历来是政治军事斗争的最高境界。因此,对傅作义的策反工作,很早就开始布局了。除了自己的女儿傅冬菊、秘书阎又文,不少身边人对他也产生着重大影响。

中共地下党对傅作义的争取,早在1948年初就已经开始了。华北城工部部长刘仁指示北平地下党,通过各种社会关系去接近能影响傅作义周围的人,做傅作义的工作,北平地下党审慎地选择工作对象,并经过长期工作,到1948年10月平津战役开始前夕,已经开辟了多条做傅作义争取工作的管道。

第一位是曾延毅,曾延毅和傅作义都是保定军校第5期,只不过曾延毅是炮兵科,傅作义是步兵科,但两人过往甚密,还拜过把兄弟。

当年傅作义守涿州时,曾延毅就是炮兵团团长;傅作义当天津警备司令时,曾延毅是天津警察局长;傅作义当军长时,曾延毅是副军长。抗战中太原失守后,曾延毅就退出军界,到天津当寓公了。

刘仁派北平学委负责军事策反工作的王苏,与曾延毅的女儿天津南开大学地下党员曾常宁联系,通过曾常宁的引进去做曾延毅的工作。

经过几次长谈,曾延毅欣然同意前去北平争取傅作义,或许是因为长久没有联系,傅作义对曾延毅只有表面上的客气,在具体问题上话不投机,于是曾延毅表示自己难以直接做傅作义的工作,建议通过刘厚同做傅作义的工作。

刘厚同是傅作义的老师和智囊,深得傅作义的信任,而曾延毅与刘厚同关系密切,曾延毅的女儿曾常宁和刘厚同的女儿刘杭生又是同学,刘杭生在曾常宁的影响下,参加了地下党的外围组织“民青”。

 2 3 4 5 6 下一页
相关推荐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