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烧11年后,中国官员在巴黎说了16个字

新闻出处:新闻来源于
作者:
2019-04-18 16:38:07

1871年6月7日,巴黎细雨,众人来到巴黎圣母院前,前来吊唁巴黎教区总主教达卜瓦(Georges Darboy),各国公使也前来悼念,在送行队伍中,几个身穿长袍马褂的人分外醒目,他们就是清廷钦差大臣(亦称“星使”)崇厚率领的中国使团。

此时的清廷已经开始洋务运动,崇厚就是一个有洋务经验官员。使团中的翻译张德彝是京师通文馆英文班毕业生,此时虽然只有24岁。

但此次已经是第三次随着国家使团出访国外,先后造访美国、英国、法国、比利时、普鲁士、俄罗斯等十余个国家,在当时的中国已经是经验丰富的外交专家了。

使团本来此次来法是为天津教案道歉的,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并非美差。之所以选了崇厚带队,就是他是天津教案期间的三口通商大臣。

当时天津谣传法国天主堂采生折割,割取婴儿器官做药,市民来求见崇厚,崇厚大骂市民胡闹,听信谣言,就带市民去教堂对峙。

法国领事丰大业(Henri Victor Fontanier)先是跑来骂崇厚,拔出手枪打碎了崇厚手边的花瓶,碎片划得崇厚颈部受伤流血,丰大业随后又当着市民的面向天津知县刘杰开枪,击伤随从一名,矛盾终于爆发,天津群众怒不可遏,殴毙丰大业,焚毁法、英、美、俄、西教堂及法领事署。

天津教案经过曾国藩、李鸿章的外交努力,加上当时普法战争爆发,最终以杀人偿命,赔款道歉的结果收场,道歉者首选就是崇厚

 2 3 4 5 6 下一页
相关推荐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