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大会址如何重新找到?这件事功不可没

新闻出处:
作者:
2019-03-16

一大会址的记忆与见证

一大会址是怎么找到的

1950年夏末,为纪念建党30周年,上海市委展开了寻访中共一大会址的工作。

这项任务由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姚溱,带领着军管会文艺处沈之瑜和市委宣传部杨重光具体承担。一大是在法租界开的,但法租界的范围很大,怎么找?寻访小组从周佛海之子周之友那里得知,周佛海曾写过一本回忆录,书中记载,一大会址在“贝勒路李汉俊家”,而代表住宿则在“贝勒路附近的博文女校”。

中共一大会址如何重新找到?这件事功不可没

贝勒路即为今天的黄陂南路,在1950年大体北起延安东路,南至徐家汇路,两侧约有2000栋房子。经过几天的反复查访,终于打听到,与贝勒路交叉的一条横向马路,原名是望志路,当时已改为兴业路。周佛海妻子杨淑慧凝视着交叉路口写着“恒昌福面坊”大字招牌的一所房子及白墙上一个巨大的“酱”字,觉得这就是当年李汉俊家。后来了解到,这一排五栋石库门民居自东向西门牌分别为望志路100、102、104、106、108号(解放后改为兴业路70、72、74、76、78号)。而李书城、李汉俊兄弟当时租下的就是106、108号这两栋房子。1924年,李氏兄弟搬走后,董正昌把这五栋房屋全租下来,办起了“万象源酱园”。

上海市委立即派人为这些旧址拍了照片,派杨重光专程送京审定,得到了毛泽东和董必武的肯定。但为了把“一大”会址考证得更准确,中央又委托“一大”参加者李达专程到上海实地考察。李达进入“恒昌福面坊”后认定:“这是汉俊的家,党的一大就在这里召开。”

用什么掩护会议的召开

1921年7月30日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进行,一个陌生男子从后门闯了进来,说找人,可又慌忙离开了。有长期地下工作经验的马林断定他是个密探,建议会议立即停止,大家赶紧撤离,只留下了房子主人李汉俊和广州代表陈公博。

果然,就在大家撤离会场10多分钟后,法租界巡捕房的巡捕来了。巡捕质问李汉俊:“刚才你们在开什么会?”李汉俊用法语流利应对,说是北大几个教授在这里商量编辑“新时代丛书”的问题,不是开会。巡捕们搜查一通,一无所获,只能悻悻而归。侥幸的是,当时一份党纲其实就放在客厅写字台抽屉内,没被发现。

原来,早在筹备会议期间,李大钊、陈独秀、李达、李汉俊、沈雁冰等15人就先在此设立了公开的新时代丛书社通信处,这使李汉俊可以用出版机构召集作者商议为由,应对巡捕质疑。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