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自述:我这一生最紧张的时刻就是那一年

新闻出处:
作者:
2018-10-27

刘、邓率部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成功之举表明:“物质的原因和结果不过是刀柄,精神的原因和结果才是贵重的金属,才是真正的锋利的刀刃。”刘邓大军这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此后就一直高悬在国民党反动统治者的头上!这里,有几件小事也反映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艰难困苦。一是刘、邓接到党中央、毛泽东急电,定下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决心后,为了轻装,炸掉了重炮和缴获的美式吉普车。二是过汝河时,邓小平一直站在汝河边指挥部队尽快过河,天上飞机不断轰炸,纵队首长一再催促他先过河,可他还是坚持等大部队都过后他才离开。过河时,警卫员由于慌张,不慎把邓小平的行李掉进水中,捞上来时,粗布被子已经被染得一塌糊涂。邓小平则安慰警卫员说:正好,以后可以当花被子盖了。

三是过淮河时,刘邓大军冒险涉过淮河,刚刚走出5里多路,追兵就赶到北岸。不料河水已经暴涨,数十万国民党官兵无法想象刘邓大军怎样涉渡,只好望河兴叹。原来,刘、邓涉渡淮河时,恰好是两个洪峰之间,空过时间约20个小时以内,他们是抓住这个空隙之间过去的。刘、邓是先洪峰即将到来而过河的。而追兵赶到,恰好是洪峰到来,也许是天造地设,邓小平诙谐地说,这是“天老爷帮了一个大忙”。

说到抢渡黄河和进军大别山,很多画册常用这两幅照片:一是船工们在黄河岸边撑着船,船上坐着渡河的指战员。二是指战员乘坐马匹,涉过遍地积水泥淖、浅则及膝,深则及脐的黄泛区。两张照片均为夜间拍摄,图像还是十分清晰,但仍然可以使人感受到那种紧张、秘密的气氛。

初入大别山的邓小平马上就提出这样响亮的口号:

“今后的任务,是全心全意地义无反顾地创造巩固的大别山根据地,并与友邻兵团配合,全部控制中原。”

笔者曾结识一位老人叫郭汝瑰,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时,他担任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作战厅厅长,军衔至中将,刘邓大军进军西南时他在四川宜宾率部起义,后来担任四川黄埔同学会会长。并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称笔者与他是“忘年交”,他来北京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时,笔者曾去探望他,并通过他认识了另一名国民党军高级将领宋希濂。

大型文献纪录片《邓小平》曾采访郭汝瑰,了解国民党方面当时对我军挺进大别山的反应和淮海战役中的一些情况。于是,他对剧组人员讲道:“刘伯承、邓小平他们进军大别山呀,那是纵井救人,跳到枯井里去救人,自己就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那刘、邓是最危险的了。进去,他本身是个危险的事情,他敢干,他一进军大别山,就把整个状况都变了。(国民党)所有人马,大别山分一部分,国民党的部队都分散了。”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