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临终前留了一份遗嘱,却为何无人敢执行

新闻出处:微信平台
作者:
2018-07-12 09:51:43

幸而平地响起一阵春雷,同年10月,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全国上下万众欢腾,人们齐心协力充满信心地走向欣欣向荣的未来。记得现任外交部某领导骑着自行车到我朋友家找到我,转告耿飚部长要我立即赶赴天安门观礼台。

耿飚部长当即向我传达了华国锋、叶剑英的指示:我将作为七爸亲属的唯一代表被邀请到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参加百万首都人民欢呼粉碎“四人帮”的庆祝大会。转瞬之间,胜利的喜悦帮助我战胜了几乎所有的疾痛。此前我并不知情,更未有所申请。因此可见,当年的第一代领导人并未将族人亲疏关系作为选择代表的唯一标准,而是以长期的实际表现为重。

几天以后,同仁医院的院长告诉我:“看来青光眼不治而愈。”

本文摘自:《法制晚报》2015年10月22日34版,作者:周尔鎏,原题为:《我的七爸周恩来》,系节选。XLW

在国人的心里,周恩来一直就是“总理”的代名词,事无巨细,鞠躬尽瘁,将偌大个国家整理得井井有条,在周总理的有生之年,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他。

不过,在1960年前后,还真就有一个人,曾经差点取代周恩来成为总理。

这个人叫柯庆施,安徽歙县人。

说起来,柯庆施也是一位资历很深的老党员,1922年就入了党,还是开国元老中唯一一位跟列宁同志握过手的人。建国后,柯庆施先后出任南京市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1954年主政上海,从此开始了他的政治巅峰生涯。

1958年初,柯庆施在上海市党代表大会上做了一篇报告——《乘风破浪,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上海》。当时,正值大跃进的酝酿时期,毛主席对这个报告非常欣赏,亲自批示将这篇报告在新华社全文发表,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