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临终前留了一份遗嘱,却为何无人敢执行

新闻出处:微信平台
作者:
2018-07-12 09:51:43

曾为周恩来做过多次手术的著名外科专家吴蔚然大夫,首先提出要为邓大姐“造一个胃漏”,即在胃上打一个口,这样可保证她能延续一至两年以上的生命。

中央政治局当然同意了他的治疗方案,于是,于1991年8月1日下午,由吴蔚然大夫主刀,为邓大姐实行了“胃漏”手术,手术结果非常成功,于是延续了邓大姐一年多的生命。

但是,1992年7月1日,邓颖超病情再度告危,专家们再次紧急会诊,然而已无力回天。就这样,她至死也未能实现她生前亲笔写的遗嘱安乐死。她希望自己能做一名移风易俗的带头人,可惜她未能办到。XLW

七爸不幸逝世,举世悲恸,送别葬礼空前壮观,震撼中外。我在悲痛之余,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生前说过:“这场文化大革命使我少活了十年。”此话确实毫不夸张。

多年后,七妈同我谈话时讲述了七爸去世的真正原因。其一是“文革”期间,众多的重要干部包括国家副总理在内,相继落马,被罢免职务,遭受迫害,处理国家政务的担子主要落在总理身上,长期过度身心疲劳,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其二,没有得到及时的手术治疗。在确诊为患膀胱癌的时候,成立了一个治疗组,王洪文为治疗组长,治疗组的意见是暂时不向七爸透露病情真相,进行保守治疗。

七爸病情恶化后,医护人员坚持上报,建议及时手术。此时,七爸也知道了病情状况,亲自写报告给中央要求手术治疗。但那时手术为时已晚,手术后发现癌症已经扩散转移。据许多医疗专家相告,膀胱是一个像口袋似的器官,在癌症没有扩散前及时摘除膀胱的话,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挂上一个尿瓶,生活虽有所不便,不致有生命之忧。

七爸在最后病重进入手术室之前,以微弱的力量在“关于伍豪事件的声明”上签下名字,以留存后世,澄清史实;并当众作最后的呼喊:“我不是投降派!”这不仅是个人的悲愤抗议,更是一位革命家坚持原则和正义的最后呐喊。

敬爱的周总理不幸辞世,亿万民众深切悲痛,在全国各地举行了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四人帮”对此难以容忍,进行了无情的压制甚至残酷镇压。我当时和王章丽潜往天安门,参与群众自发纪念与抗议活动,却不料所在单位别有用心的个别人居然暗地跟踪,并立即向造反派头目汇报。若不是迅速粉碎了“四人帮”的篡权阴谋,我们同许多革命群众必将同样遭遇“灭顶之灾”。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