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丧夫,誓不再嫁,培养了一位国务院总理

新闻出处:
作者:
2018-01-10 14:52:12

这是粉碎“四人帮”以后一个月的事;其间,宣传口从接管到交出,父亲说,他查过工作日志,一共27天。后来他正式辞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职务。

对当年事不后悔

上世纪80年代闲谈时,父亲又说起那首歌的事:“‘交城的山交城的水,交城出了个华政委’,这首歌不能唱啊。你那个华政委,是个什么政委啊?是个县大队的政委嘛,一共只有18个兵。问题是,你华政委领导18个兵的时候,共产党的军队里,不说那些元帅、大将了,就是肖华、杨成武、陈锡联这些人,也都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领了,这样的人已经有一大群了呀,这些人可都还活着哪。我在军队里干过几年,和‘老总’们在一起‘混’过,和他们还比较熟悉。领导过18个兵,就那么唱,你让那些‘老总’们听了,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这首歌,对华主席在军队里的影响实际上并不好,我这是为他考虑嘛。”

看来,对那首歌当年没有批示,父亲仍然不认为他做得有什么不对。

我(纪坡民)父亲纪登奎于1988年7月因突患心脏病去世,已有十几年了。1989年前,我还在外地工作,只是过年过节回北京探亲。父亲下台多年了,工作不忙,空闲时间很多,父亲是个话很多的人,甚至有点太多,这也许不太适合搞政治。不过,这倒使我有机会间间断断地听他谈过不少他在政坛经历的一些往事,尤其是他上台下台、任职辞职前后的情况,印象很深,至今记忆犹新。


28岁丧夫,誓不再嫁,培养了一位国务院总理

“九大”会上的一段往事

我父亲是在“文革”期间1969年党的“九大”会议后到中央工作的。按一般人的说法,该算是“文革新贵”了。不过他在“文革”中也经历过不少坎坷。

“文革”前,父亲只是个地方干部,在河南省委担任书记处候补书记兼省委秘书长。1966年“文革”开始时,省委安排他出任“省委文革”付组长,处在“文化革命”的风口浪尖上,那是个受罪的差事,不分白天黑夜,每天接待川流不息的“革命群众”,还要被揪来揪去,到处作检讨。不过开始时身份还是省委领导成员,在极其混乱的局面中勉强维持着省委的起码工作秩序。

到1967年1月,在上海所谓“一月风暴“影响下,省委被“夺权”,父亲也被打倒了,而且被“造反组织”关押起来,音信完全断绝,只有在开大会被批斗的时候,家里人才知道他还活着。这一段时间,有近半年。

时常听人说到毛主席发动“文化革命”是为了排除异己,可这个话对我父亲却不适合。“文革”时代,毛主席有句称父亲为“我的老朋友”的话,十分有名,流传很广。不过了解情况的老同志都知道,父亲比主席小整整三十岁,仅从年令看,地地道道只是个晚辈,因此所谓“我的老朋友”的来历,只是从解放初期开始,向主席单独汇报过工作,截止到文革前,听父亲说,有十三次。作为一个基层干部,这算是相当特殊的待遇了。在许多人眼里,父亲是毛主席很喜欢也很器重的干部,是主席的“红人”,可是在“文革”时,主席让领导干部在“大风大浪中游泳”,作为毛主席的“老朋友”,父亲同样呛了个半死,差点丢掉了性命。

1967年6—7月,在中央解决河南两派问题的八次汇报会后,他“解放”了,被中央任命为河南“省革筹”副组长,成了“革命领导干部”。1968年春,又担任河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69年4月,他出席了党的“九大”会议。不知这是否与毛主席又想起了他这个“老朋友”有关系。

父亲谈起过他在“九大”会上的一件往事: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