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林彪账下的小排长,一跃成为军委副主席

新闻出处:
作者:
2017-05-27 09:03:31


他是林彪账下的小排长,一跃成为军委副主席

第四次,在新式整军运动中诉苦

1948年3月,张万年所在部队开始进行新式整军运动。“在全连的诉苦大会上,张万年第一个登台。讲到伤心处,他痛哭失声。他在台上哭,战友们在台下哭。讲到地主、日本侵略者、汉奸对老百姓的盘剥时,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张万年传》上册,第98页)

第五次,在改编国民党士兵过程中诉苦

1949年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张万年所在的四十一军面临改编傅作义部队的任务。一名战友出师不利,遇到了改编部队明显的抵触情绪。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为了迅速打开局面,张万年带头在这些被解放的国民党士兵面前诉起了苦。”“说到悲痛的地方,他忍不住失声痛哭。”“他的回忆深深地打动了大家的心,有两名‘解放战士’当场就哭起来,一颗颗长期冰封的心终于‘解冻’了。”(《张万年传》上册,141页)

第六次,第一次见毛主席

1949年3月25日,张万年作为英模功臣参加了西苑阅兵,光荣地接受了毛泽东、朱德等中共中央领导的检阅。“当检阅车队经过张万年面前时,他望着毛泽东主席伟岸的身躯,看着领导人们亲切、和蔼的面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激动得热泪盈眶,感到无比幸福和自豪。”(《张万年传》上册,147页)

第七次,“文革”中被误解

1971年,张万年任“铁军师”师长,曾在“林彪办公室”当过七年秘书的关光烈任该师政委。“九一三事件”后,由于师政委的原因,加上该师与林彪有着特殊的历史渊源,上级派来工作组彻查“铁军师”。时任“铁军师”师长的张万年自然是重点,经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张万年委屈过、痛苦过,还因为遭到误解而流过泪。”(《张万年传》上册,327页)

第八次,痛哭毛主席逝世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张万年一遍一遍地对警卫排长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张万年的今天啊!”说罢又泣不成声,痛哭了一场又一场,人整个就掉了个形。(《张万年传》下册,第457页)

第九次,祭奠南疆英烈

1979年,张万年以副军长兼师长的身份率“铁军师”参加自卫还击作战。3月12日,部队即将撤回,张万年与师政委蔡春礼商定,自己晚些再走,“我想再到峙浪山烈士陵园去一趟,再跟他们告一次别。”还没有走进陵园,一眼望见新竖起来的墓碑,“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走进陵园后,张万年“泪流满面。”他缓慢地走到每一块墓碑前,一个一个地跟烈士们道别,机关人员催了几次都不听。直到天快亮了,张万年跟最后一名烈士告了别,才往回返。路上,张万年“仍一直悄悄地流泪”。(《张万年传》上册,第389、390页)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