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讲述林彪与"四人帮"三次大乱北京军区始末

新闻出处:
作者:
2016-05-04 16:06:37

在“杨余傅事件”后两天,即1968年3月26日,林彪急令北京军区党委召开第12次全委扩大会,黄永胜、吴法宪、谢富治、刘贤权等人一起到会,反复叫嚷:“在杨成武操纵、干预之下搞山头主义”,是北京军区的“主要矛盾”。要求会议“抓住主要矛盾”,“揭山头主义的罪行”,“批山头主义的危害”,“肃山头主义的流毒”,大肆煽风点火。叶群则躲在暗处,找军区原来不在华北工作的主要领导同志谈话,专门捏造谣言,恶毒分裂军区党委。

知情人讲述林彪与

这样还嫌不够,4月9日,林彪、江青等人又亲自出马,捏造罪状,说北京军区的山头主义,已发展到“反政反民”,“不跟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危险地步,进一步施加压力。他们这样倾巢出动,上下动手,一直搞了50多天,目的无非是想把郑维山同志和原在华北工作的一些同志整掉,把北京军区的权也交给他们所信任的人。

据我们确知,在他们这次开展反“华北山头主义“运动之前,林彪曾提出由他所信任的×××当北京军区司令,因为在毛主席那里没有通过,未能得逞。并且毛主席和周总理在4月30日接见海、空军一个会议代表和“五.一”节在天安门城楼上,一再为郑维山、李雪峰同志开脱,令结束会议,他们才勉强住手,计划未能实现。由于“目的”没有达到,当然斗争不会结束。这是第一次林彪、“四人帮”一伙利用“华北山头主义”的罪名,大乱北京军区。

第二次,庐山会议即九届二中全会后,在1970年12月至下年1月中旬召开的华北会议上,林彪和江青一伙,把开了33天的这次会议,形成为反“晋察冀、华北山头”的“高峰”。

会议后把四个中共中央的专题文件(1970年76、77号,1971年6号、24号)和郑维山、李雪峰的检讨,发到全党全军,以扩大影响。

这次会议一开始,江青便自称未受任何人委托,闯进会议,还带了谢静宜等几个不相干的人,在开会的京西宾馆私设指挥点,与黄永胜、李作鹏及×××、×××等人勾结,疯狂对抗周总理。

她硬把所谓“华北山头主义”同反党分子陈伯达扭在一起,编造了一整套的谎言,并且只许郑维山、李雪峰和军区领导班子中在华北工作过的同志伏罪,不允许申辩。说什么:陈伯达是北京军区的“太上老子”、“政治头头”。说郑维山、李雪峰伙同陈伯达反对林彪,是“陈伯达的文臣武将”。说在九届二中全会前,李雪峰、郑维山奉命陪陈伯达到内蒙“可能是和勃列日涅夫到阿拉木图遥相策应”;说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李、郑帮助陈伯达反党篡权;说陈伯达在庐山那样有恃无恐,就是有“华北山头”给他“作后盾”。说“华北山头”实力雄厚,有“七个军”(实为八个军),有从副司令傅崇碧,一直到文工团吹小号的一大批“坏人”、“特务”,还有一套“打烂×××军,乱保定,放开一条路,让坏人冲北京,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反动战略计划”。说“北京军区要走东条英机的道路”,等等。

 2 3 4 5 6 下一页

经典图片

每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