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马恩河战役

  在1914年8月份中,德国最高统帅部已习惯于几乎时时刻刻收到捷报了。8月间分别打了四仗,所谓边境之战,卷入了差不多三百五十万部队;不超过十天就结束了,德军沉重地打击了协约国的主力部队。与此同时,法国第一集团军和第二集团军急于收复他们失去的省份,于8月14日越过边界进入阿尔萨斯-洛林,结果却被赶了回去。

  因为霞飞设想,部队不多的德军不能在卢森堡之西前进,所以法国的第三、第四和第五集团军,奉命于8月22日经由阿登森林前进。法国统帅部深信,德军将避免困难的阿登地形;结果,就没有想到要为全面战斗进行侦察或任何其他准备工作。一份给所有指挥官的命令说,“在8月22日,预料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对抗行动……哪里遭遇敌人,就在哪里打击他们。”进攻学派的策略,仍然支配着法国的战术。

  霞飞以为德军不过十八个师;他们的实际兵力,连同组成依轴线旋转经由比利时进入法国的第四集团军和第五集团军,总共二十五个师。

  不象法军那样,德国前进部队对阿登森林进行了侦察,并在主力进入森林时布置哨兵。侦察告诫他们,法军正在迫近。在一次侧翼进攻中,德军攻击了毫不怀疑的法军,迫使他们在第二天赶快退却。

  8月22日至23日,在蒙斯之战中,亚历山大·冯·克卢克将军的第一集团军,除了击退赶向这个地区支援比利时人的法军外,还击退了英国远征军。在桑布尔河,法国第五集团军被德国第二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击溃。最激烈的战斗集中在四天之内,即从8月20日到8月23日。十天内法国的伤亡人数共达三十万,这是格朗梅松上校的年轻军官追随者们所遭受的最大损失。

  与此同时,德军正在南向马恩河和巴黎前进,打击他们路上遇到的任何协约国部队。8月26日,克卢克的第一集团军在勒卡托之战中突袭英国远征军,迫使它进入疲惫的后卫战。三天后,德国统帅部从科布伦次迁往卢森堡。当帝国列车滚滚向西时,德皇的副官冯·米勒海军上将注意到他的皇上“……因流血而狂喜”,高兴地指着“六英尺高的尸堆”。

  在确信胜利的情况下,无论毛奇也好,他的幕僚也好,都未考虑到协约国撤到准备好的阵地的可能性;他们认为法军和英军都已最后被打败了。间谍的报告表明,虽然平民都离开巴黎,部队却开到了,但毛奇没有把这个情报转送给两位关键性的陆军将领,即克卢克和第二集团军指挥官卡尔·冯·比洛。

  由于德国最高统帅部和其军队之间距离的拉长,无线电通讯变得更加杂乱了。在战争的那些早期日子里,德国最高统帅部限用一架粗制的,不用电线的(后来的无线电)接收机;第一集团军则限用一架发报机。结果,只能拍发最紧急的电讯。野战电话系统也并不发挥较多作用。它不是为长距离通讯设计的,而且破坏活动和事故损坏造成通讯的不断混乱。不久,克卢克不得不自己作出决定,但无法告诉毛奇他正在干什么。可是,退却中的法军不但能利用缩短距离的野战通讯设备,还能利用他们的民用电话系统。

  在法国的防务中,巴黎长期以来起着战略作用。所有主要铁路线都集中和通过这一政治文化中心,它由十四座内层炮台和二十五座外层炮台环绕保护着。但在法军被迫退到桑布尔河以前,很少想到要保卫巴黎。四个师和一个本土军旅(每师都有两个骑兵中队),一个独立骑兵旅和六个炮群(七十二门大炮),组成了巴黎驻防军队。尽管这些军队不久就增加了一倍,驻防军队要成功地抵抗克卢克的第一集团军的攻击,在指挥上是不良的,在训练和装备上也是不够的。

  陆军部长阿道夫·梅西米于8月25日命令霞飞将军派遣“一支至少有三个军的军队……到巴黎的掘壕野营去保证防卫……如果我们的军队被迫退却的话”。梅西米对实际情况的不了解,也许是由于霞飞习惯上对政府隐瞒不利的消息。第二天,军事危机尖锐化了,驱使政府进入近乎惊慌失措的境地,但放弃首都的建议遭到拒绝,因为巴黎的陷落将预示法国的崩溃。梅西米不满巴黎军事长官奥古斯坦·米歇尔将军的工作,用约瑟夫·加利埃尼将军来替换——此举是法国的一大幸事。

  霞飞拒不执行梅西米派遣三个军的命令,坚决主张他需要每一个士兵来阻止德军的前进。他答应派遣军队,但只有在巴黎立即受到威胁的时候。(实际上霞飞建议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不同德军斗争就投降。)同时,他下令莫里斯·萨拉伊将军从凡尔登撤退,只是由于梅西米坚决反对这一建议,才使法国免于灾难。到了8月31日,政府计划迁往波尔多,让首都处于军事区域。这座城市的防务仍交给加利埃尼,但现在他归霞飞指挥。梅西米由亚历山大·米尔朗取代,他提出的需要更多部队的迫切要求,只是激起了霞飞如下的回答:“德军不是几天时间到得了巴黎的。”

  法军总司令那种海龟似的镇定自若,使那些感到在战斗最激烈时刻需要迅速作出决定的人怒不可遏。虽然形势到了紧要关头,霞飞却继续每天至少要吃两顿美餐,并且为了晚上入睡不受干扰,他保持他的晚上十时正就要休息的习惯。很少有一位将军敢于拿任何消息来打搅他。即使当德国人于1916年发动凡尔登战役,传送消息的信使却被简短地告知,霞飞已经就寝,不能惊醒他。

  霞飞还避免接电话。他的命令是由副官通过电话发布的,副官也接听所有打来的电话,这样给他以思考的机会。有时一位重要的部长要他亲自接电话,他也设法推托。除了听以外,他既不回答,也不评论;事实上,他几乎从不表示任何态度。他对任何信电或正式备忘录,也显出同样不信任,象是一个狡猾的乡巴佬,多疑地拒绝在任何书面上签字。据一位同时代人回忆,霞飞的即刻反应是“把它里面翻到外面,检查每一个细节,常常唯恐落入陷阱或圈套”。

  当陆军部情报首脑卡朗瑟上校于1915年初谒见霞飞,为极端需要重炮兵想得到他的同意时,这位总司令和蔼地聆听着,偶尔点点他的大脑袋。受到鼓励的卡朗瑟,继续诉说许多事实和数字。越来越感到茫然不知所措的上校,意识到他是在独白;霞飞一言不发。他最后象慈父般地轻轻拍一下这个已经筋疲力尽的情报军官,示意要他离去,含糊地评论说,“你总是喜欢你们的炮;那好极了。”

  保卫巴黎

  加利埃尼是另一种人——一位富有想象力的战略家,他的无限精力使人看不出他的六十五岁年龄和衰退的健康。(在早些时候,他担任过马达加斯加总督,霞飞在那里是他的部下。)他对这座一半已经荒废的城市,发表了一份值得纪念的声明:“共和国政府的成员已经离开巴黎,去给国防以新的推动。我受命保卫巴黎和抵抗入侵者的责任。这个责任我将贯彻到底。”后来加利埃尼又自言自语地说:“政府已经迁往波尔多,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同居民一起,他们直到现在是受了骗人的公报的欺骗。”

热点聚焦

西陆精选

热点

中印冲突战果 李嘉诚原配 反华大国走投无路 中国战略机遇窗口打开 美国加拿大关系变动 柬埔寨抛弃美元 印度惨败的三大理由 美舰穿航台湾海峡 东部战区回应 国家法律法规数据库开通 山西超市顶棚被暴雪压塌4人受伤 澳大利亚对抗中国 林彪坠机身亡 凤姐哀诉移民很悲惨 特朗普走投无路 武统台湾 印度为何总和中国过不去 游戏驿站股票被禁止开仓 英国批准新冠人体试验 台海武统仅需三天 印媒炒作中国军队西线集结 央视揭假活佛10年骗了2亿 巴基斯坦 美国大使承认不会和统 普京给印度下马威 美对台军售潜规则曝光 节后返京应及时接种第二剂疫苗 解放军进入台西南空域 毛主席英明决策 林彪事件的经过 毛主席去世后的变化 彭总在朝鲜战场的失误 大陆战机飞越海峡中线 2020上海新生儿爆款名字 黑龙江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 美国对中国摊牌 西方为什么每次都有理 富人为何富不过三代 中国对美国威胁 阿里旧账被翻出 联合早报 路透社 FT中文网 彭博社 华尔街日报 多维网 美国之音 纽约时报 泰晤士报 日本共同社 时代周刊 成都建工 叶剑英刘少奇 毕丽梅照片 浙江军机失事 来华留学生 资治通鉴 杜琪峰经典 贪官 萧蔷整容失败 国家领导人退休后的生活 桂林导游 绿巨人电影 网络化 钓鱼岛争端 国际关系 郭富城小美 女生写给男生的情书 美金和人民币兑换 潜艇总动员动画片 同盟条约 军械士官学校 警校毕业 盘点 周彦宏毕福剑 北京恶性杀人 朝鲜与韩国对比 岛多多海岛 张成泽 上海黄浦区中心医院 巴基斯坦战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