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西陆WAP
西陆网
中国第一军事门户网站 | 西陆网 > 西陆历史 > 历史人物

揭秘:文革期间叶群如何打造政治“超女”?

收听
论坛出处:历史真相 作者: 麦克法兰 时间:2013-04-16 10:14:54

  本文摘自:《今古传奇·纪实版》2007年第3期,作者:《今古传奇》编辑部,原题:《顾阿桃:叶群打造的政治“超女”》。  “文革”前夕,林彪号召解放军学习毛泽东思想,进而在全国兴起各



\

  本文摘自:《今古传奇·纪实版》2007年第3期,作者:《今古传奇》编辑部,原题:《顾阿桃:叶群打造的政治“超女”》。

  “文革”前夕,林彪号召解放军学习毛泽东思想,进而在全国兴起各行各业学习解放军、学习毛泽东思想的高潮。在叶群的鼓动下,江苏省太仓县沙溪公社洪泾大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叶群决定全力培养重点中的重点,尖子中的尖子。

  叶群选典型的条件是:一要苦大仇深,对毛主席忠;二要没有文化,最好是年龄大的;三要能说会道,有宣传表达能力的。

  叶群让社员们“讲用”时,要大家联系旧社会的苦,新社会的甜,有满肚子苦水的顾阿桃自然就有了“讲用”的内容。她满怀悲愤地诉说了凄惨的过去,发言结束时,她说:“旧社会我像田埂边的一棵草,任人踏来任人踩。新社会毛主席把我们贫下中农当作宝。”

  顾阿桃流畅的发言,生动的比喻,打动了叶群。她眼睛一亮,决定全力培养目不识丁的顾阿桃,让她成为全国知名人物。

  为了帮助顾阿桃“识字”,叶群煞费苦心,她派李秘书三天两头来帮助顾阿桃。李秘书说:“顾妈妈,字你不认得,我们来画图。”“我画的图像啥,你就讲啥,这样你心里不用慌了!”

  李秘书先画了一个烟囱,教顾阿桃讲:“我8岁那年开始进利泰纱厂当童工,受尽迫害,每天工作12个小时,工资只有一角二分。生了第一个孩子后,20天就去上工,做了两天夜班,孩子冻死了。在厂里做到24岁,实在不够生活,又回到农村。”李秘书又画了一幅禾苗,教顾阿桃讲:“种田又受地主的残酷剥削,租地主的地种,收的粮食连还租都不够……”李秘书画了一本毛主席的书,教顾阿桃讲:“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我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

  没过多久,顾阿桃竟学会了六七张图的“讲用”。像这样看一幅图讲一件事,不会再讲错话了。但顾阿桃哪里知道,这是叶群召集吴法宪、于新野等各路干将,苦心钻研了三四个晚上才发明出来的实用办法。

  试讲成功了。叶群亲手培养的活学活用典型,获得了轰动性效果。1966年3月5日,叶群离开洪泾,回到北京。不久,北京发来急电,电告要将洪泾典型推向全国。

  1966年9月底,顾阿桃作为全国“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标兵,被邀请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

  10月1日,叶群拉着顾阿桃去见毛泽东。顾阿桃一跨进休息室,叶群就介绍开了:“主席,这就是活学活用您著作的标兵顾阿桃!”毛泽东站了起来,伸出了手。顾阿桃又是高兴又是紧张,一不小心将茶杯带翻,泼湿了毛泽东的衣服。顾阿桃吓得两眼发直,毛泽东忙安慰她说:“不要紧,不要紧!”顾阿桃这才稍稍镇静下来,双手颤抖地向毛泽东献上了叶群叫她转送的刻有“毛主席万岁”的北瓜,以及三封社员群众写给毛主席的祝愿信。叶群又将画有几十幅图的“讲用”稿翻给毛泽东看,介绍她是如何怀着热爱毛主席的心情,培养顾阿桃学好用好“老三篇”的。

  此后,全国各地的报纸杂志都争先恐后地报道顾阿桃老妈妈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先进事迹,刊登顾阿桃和毛主席握手的照片。顾阿桃一夜之间成了全国人民崇拜的偶像,人们都想听听“顾妈妈”亲口“讲用”。那时,每天来访人数在六七千以上,高峰时逾万人。

  当时,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一般都在晚上八点钟的新闻联播节目中发表。第二天会上顾阿桃必定要登台亮相,并当众背诵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因此,发表最新指示的头一天晚上,顾阿桃是绝对不能睡觉的。有一次,毛泽东接见西班牙的一个代表团,顾阿桃老记不住“西班牙”三个字,辅导员只得画两幅图,说“西边有一个人,嘴里长着一只板牙”,才算记住。还有一次背“整顿”。什么叫“整顿”,她不理解,记也记不住,辅导员画了一个圆圆的切菜用的“砧墩”,她才算背了出来。可第二天上台,她依然还是结结巴巴,有时还要讲错。当时,讲错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如何了得。几次下来,险些把教她学习的那位女同志吓出心脏病来。

  1969年4月召开“九大”之时,林彪、叶群为了争席位、壮势力,设法把一些人拉进了中央委员会。当华东片开会时,叶群专门从华北片过来,将顾阿桃介绍给江青,她先是一番自我表扬,然后宣传顾阿桃的“活学活用”经验。如此一来,华东片大多数同志要选顾阿桃当“九大”中央委员。顾阿桃心里很急,会间休息时,她愁眉苦脸地对叶群说:“我当了省里常委,地区、县的副主任,会议太多了,田里活做不着。再当中央委员就更……”可叶群说:“当中央委员是代表们要选你嘛,也是革命的需要嘛!”这一来急得顾阿桃好几天吃不进饭,睡不着觉,最后还几次托人打电话找周恩来诉苦:“一个乡下老太婆,不识字,没文化,怎么挑得起中央委员这副担子……”最后,还是周恩来派人来华东片做解释工作,这事才作罢。

  顾阿桃成了林彪集团手中一块打人的砖头。以顾阿桃名义制作的文章四处出击,闹得硝烟滚滚、炮声隆隆。

  叶群还趁顾阿桃来北京的时候,派人将其领到林彪警卫员的房间,说是林彪的居室,并指着床上破旧的被子,夸耀林彪生活如何艰苦:被子是打补丁的,吃的饼干是长了毛的。要顾阿桃回去多多宣传。

  当林彪和叶群摔死在温都尔汗的消息传到洪泾时,顾阿桃也从天上回到了地上,她深有感触地说:“我还是个种田人!”“林彪不死,我要死哉!”

  从辉煌重归平淡的顾阿桃,晚年靠种责任田和自留地为生,靠卖冰棍补贴生活。她仍被乡亲们尊敬地称为“顾妈妈”。

  1994年1月14日,顾阿桃因病医治无效逝世。

下载西陆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