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下载  西陆WAP
西陆网
中国第一军事门户网站 | 西陆网 > 西陆历史 > 史海钩沉

抗战期间故宫文物转移之争:鲁迅曾作诗讽刺

收听
论坛出处:西陆中国军事 作者:yanbihan 时间:2013-04-15 09:27:15

1932年,面对日本人随时可能攻战北平的危险,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等有识之士,电告南京中央政府,提出了尽快把文物南迁以避刀兵之灾的意见。国民政府紧急召开了会议。对故宫的文物何去何从展开大讨论。



  1932年,面对日本人随时可能攻战北平的危险,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等有识之士,电告南京中央政府,提出了尽快把文物南迁以避刀兵之灾的意见。国民政府紧急召开了会议。对故宫的文物何去何从展开大讨论。

  尽管主张派意见非常理智而且有充足的理由,反对派的意见还是占了上风。最近出版的《故宫国宝受难记》还原了这场争论。

  当时对故宫文物南迁并非万人一心,而且意见分歧很大,主要有两派意见:一派主张大转移,另一派则反对。

  主张派认为,国土散失可以有日收复,如果文物被毁于战争,那将是千古罪事,不可再生,这些都是中国古文明的结晶,如果这般行事,将无颜面对后代的子子孙孙。不久前的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就是个惨痛的前车之鉴。古文物如果遭到焚毁或者被劫掠,都是不可挽回的巨大悲剧。

  社会上反对派的声音

  反对派的意见是,北平正人心惶惶,运走这么一大批文物无疑是向老百姓宣告,国民政府即将弃北平以至整个华北,对稳定民心、共同御敌很不利。国土都不保了难道还要急于去力保这些文物吗?人民、领土、文物哪个重要哪个次要?

  北平各阶层及至普通市民,大多反对“南迁”,他们怕失去政府,从而失去家园,于是这些人召开集会,上街游行。这股子“誓死”之心是好事,但国家危难又岂是喊几句口号就能挽救得了的,日本人的枪口可不惧口舌。

  著名学者鲁迅先生为反对文物南迁还写了一首诗来讽刺:

  阔人已乘文化去,此地空余文化城。文化一去不复返,古城千载冷清清。

  北平街上游行队伍打出横幅“坚决反对政府放弃北平古都!”“文物南迁就是逃跑”。街道上报童声音四处回荡:“古物仓皇辞故国,胡博士反对南迁。”

  胡博士是谁?

  他就是著名学者胡适。也对南迁何处是净土感到茫然,忧虑古物一散难复聚,而寄希望于通过国际监督和干预来保障古物安全。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胡适不赞成迁移之举理由有三:第一,因在国际人士监视之下,未必有人敢于破坏文化古物;第二,因故宫古物数量极巨,迁移并非易事,万一发生意外则责任谁负;第三,因余深知,在南京上海均无适当地方存储,非万不得已时,绝不应轻易迁移……

  胡适的言论比鲁迅先生要温和诚恳些,有理说理,有事说事,不那么激进。这可能与他的性情以及他北大文学院院长的身份有关。

  故宫博物院的马衡是极力赞成南迁的骨干之一,但是马衡之子马彦祥和父亲的观点也截然不同,他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呼吁:“要抵抗吗?先从具有牺牲古物的决心做起!”言辞相当激烈。

  那段时间里北平人公开反对之声一浪高过一浪,有的干脆恫吓和威胁,说一旦文物起运,就要在车站、铁路上安装炸弹,让人员、车辆和文物统统完蛋!这一武力威胁的说法像流行感冒一样传遍北平的街巷,人们感觉到这种言论之下的惶然和无奈。在这种大局之下,支持文物南迁的工作人员中,难免会接到恐吓、威胁电话。

  拍卖故宫文物的声音

  除反对文物南迁之外,拍卖故宫文物的声音又起!

  北平政务委员会于1932年8月21日召集专家,讨论保存故宫古物的办法。

  会议通过了关于故宫的三项决议,其中第一项竟然是:“各委员签字,呈请中央拍卖故宫古物,购飞机500架。”参会故宫人员立刻电话告诉易培基,筹商对策。易培基于是向北平的张学良发出电报,请他设法阻劝。10月14日,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会议开会,讨论保护故宫办法,由于许多民间团体、舆论也呼吁反对变卖故宫文物,这场文物拍卖风波也就无声无息了。

  故宫里反对的声音

  反对南迁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那故宫内部的意见又如何呢?当时,故宫内部工作人员的意见也不是统一的,支持和反对的不相上下,他们的目的都是出于对文物更好的保护。比如,秘书吴瀛曾一度同院长易培基发生争执,他劝易院长应该观望一下,古物一出神武门的范围,将会面临各种无法预料的问题,随之而来的就是相应的责任,或许让人不堪重负。再者,民众对此闲话众多。这种难预计后果之事最好不为。

  易院长听后很生气地说他,你这话全是为私!大敌当前,国家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都不应考虑这些问题,推卸责任!易院长的话说得相当严厉!吴瀛从来还没有碰过这样的钉子,而且是当着众同事之面。既然院长义正词严,吴瀛还说什么呢?他只觉得面上火辣辣地在发烧,不说话了。

  反对派中还有一个闹得最厉害的人物,在此特地一书,此人是周肇祥!

  周肇祥曾于1926年9月30日至1928年2月任古物陈列所所长。他认为大敌当前,古物运出北京,会动摇人心,引起社会不安;呼吁政府应以保卫国土为重,以安定民心为重,停止古物南迁,不应对敌处处采取妥协退让态度。且古物“一散不可复合”,绝不能轻易他迁,以免散失。

  随后周肇祥在中南海成立了北平市民众保护古物协会,自任主席,呼吁民众反对故宫文物南迁,并公开表示会以适当的武力来阻止南迁。这就让人不得不多有顾忌了,于是,故宫院长易培基给行政院院长宋子文密电请示。

  密电称:周肇祥联合工联会,煽动工人,阻止汽车、排车等为院运物出门,并到处集众演讲,发布传单,发动群众。恳请宋院长以严令拿办,并责成政府负责办理或可消除障碍。

  接到密电后,宋子文电告北平市长周大文,周大文派法警将周肇祥进行善意的秘密逮捕,直到文物专列平安出京10天后才将周肇祥释放。

  国民政府决定国宝转移

  在各种声音下,故宫博物院抵住巨大的压力,达成基本上的一个主张,那就是“故宫先有一个分院到另一区域,一则先多一个机关,二则将来万一北平沦陷,博物院仍在,院务不致落空”。于是,秘书长李宗侗先行去南京安排筹备古物南迁,那时宋子文是代理行政院院长,他时常去接洽请示,迁移地点决定为上海。

  最后的决定权不在故宫,而在国民政府手上。

  国民政府在反复权衡利弊后,决定着手准备将北平国宝进行大转移。

下载西陆客户端